沈阳广播新闻网

辽宁新闻热线

云南也有“元青花”?孟获老家的青花瓷,到底有哪些独特魅力?

【编者】本文为原创作品,作者为“张瑞水下看世界”创作团队瓷器专家——Cheer博士

欢迎考古、历史、文博等相关领域的作者投稿。#寻美中国#?



可能因为元青花瓷器是收藏界的宠儿,所以一直都是古陶瓷研究领域的“顶流”。大家没有注意到,孟获老家云南地区也有元青花,那么它的样貌又是怎样的呢

从上个世纪50、60年代开始,景德镇元青花就已经被国内外学者广泛关注,研究的深度和广度在不断拓展。但是,鲜为人知的云南青花瓷,却以自己独特的魅力逐渐被大家发现。

为了探究清楚云南元青花的面貌,小编特意翻阅了各类涉及云南元青花的资料后发现,云南元青花的第一波研究热度大约开始于20世纪80年代。起因就是田野考古工作中,云南玉溪窑和建水窑的相继被发现。同一时期,云南禄丰地区考古工作中又有大量火葬墓出现。云南田野考古工作成果为云南青花瓷的深入研究提供了基础素材。

曾任中国古陶瓷研究会会长的冯先铭先生,在讨论青花瓷起源的问题时特别提出:云南可能也是青花瓷的起源地之一[1]。曾任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中国古陶瓷学会名誉会长张浦生先生在其《青花瓷器鉴定》一书中也提到:云南青花瓷器时代应在元末明初[2]。云南禄丰地区考古出土的大量青花火葬葬具,某些研究陶瓷的人在云南禄丰青花瓷器物特征分析与研究中,也将云南这批出土青花瓷认定为元代青花瓷器[3]。

我们惊喜地发现,云南禄丰地区青花火葬墓葬具,与景德镇生产的“至正型”元青花,在纹饰特点上有很多相似之处。但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早年的考古资料的披露受到文物鉴赏的影响,重视器物特征的表述,对完整的考古信息阐述不清。结果就是,无法确认器物具体出自哪一座纪年墓。所以,看早些年云南的考古报告,也就造成一定程度上认知的混淆。说白了就是看着有点蒙灯转向了。

好在,随着近年来新的考古资料不断更新和发表,给了我们今天更加清晰地描述云南青花内涵的机会。小编带着重重疑问,在2019年初冬之际踏上了探寻魅力云南青花瓷器的美妙征程。大家没听错,就是在新冠大流行之前,我有幸跑到云南替大家深入实地考察云南青花瓷的面貌。所以,今日才能有幸跟大家介绍这些考察成果,大家且读且珍惜哈。

经过我的实地考察,小编发现云南青花瓷器的产地,实际上比我们大家想象的分布要广泛很多的。目前所知至少有四处,玉溪、建水、禄丰、大理等地均有青花瓷的考古发现。为了更加便捷和节省时间,省级博物馆必然成为资料的汇总地,那云南省博物馆就是咱首选之地。

估计大家初识云南,很少有人会以我这种方式,用考古学的专业素养去填充脑海里少数民族姑娘的翩翩起舞。魅力云南那古老而神秘的街道,脑海中巍峨庄严的雪山都已经放到一边。作为文博工作者,第一站必须是云南省博物馆

云南省博物馆

云南省博物馆内部展览

大家去博物馆一般都是直奔展览,而小编肯定不走寻常路,去博物馆都是直奔资料库。云南省博物馆自己创办了文博刊物《云南文物》,可以说《云南文物》是发表云南地区考古文物资料最丰富的阵地。这个自从20世纪70年代就已创刊的刊物上,经常会发表关于云南青花的研究论文,还有大量云南地区的各类考古发掘资料。可惜的是,经过实地考察,小编发现《云南文物》还属于内部刊物,资料的获取和公布程度都有很多局限性。哎呦喂了!

无奈之下,小编最终还是通过对《云南文物》刊布相关资料的梳理,为大家总结出两个关键信息点:、火葬习俗在云南地区的流行的时间久远,而且分布的区域相当广。火葬墓使用的葬具在元末明初开始出现大量瓷质葬具,几乎均为云南本土生产的瓷器。、土葬墓在明代开始逐渐增多,随葬器物的品类汉化明显,瓷器开始成为主流的随葬品,既有云南本土瓷器也有外来输入瓷器。经过对以上两个关键信息的梳理整合,我们可以大体得出以下结论:云南青花瓷器的大发展时期应该在明代,资料显示可以延续至清代初期[4]

蒙自瓦渣地墓地出土,青花瓷火葬葬具

玉溪窑青花玉壶春瓶 云南省博物馆藏

稍显遗憾的是,小编不远数千里跑到云南考察瓷器,却在云南省博物馆的瓷器展厅前吃了闭门羹。为什么偏偏是瓷器展厅正在调整闭馆之中啊!很多展览无法参观,这么对待一位瓷器研究者,简直太过无情啦。陷入痛苦回忆中……

虽然领略不了云南省博物馆内青花瓷的实物之美,但省博院内的世博会花车还是相当吸睛的。在云南省博同仁们的建议下,我决定乘坐高铁前往云南青花瓷核心的产地之一的“玉溪窑”进行实地深入考察。玉溪市距离云南省会昆明市仅有90多公里,高铁仅需1个小时。此行考察的第二站,玉溪博物馆

云南省博物馆广场上的花车

玉溪窑陶瓷展是玉溪博物馆最主要的常设展览之一,

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满满的瓷片墙和不同窑址瓷片堆积组成展示柜,让人直面玉溪窑的生产规模和瓷器品类。

随后,展线上布满了玉溪地区窑址及墓葬出土的各类瓷器,包括明代青花瓷、青釉瓷,以及清代华宁窑生产的三彩陶器,极大的丰富了我们对玉溪地区陶瓷生产情况的认识。

其中数量最多,最具代表性的应该还是玉溪窑青花瓷,器型相当丰富,并非仅局限于火葬葬具。既有青花罐、玉壶春瓶、盘等大型器,也有瓶、炉、碗等小型器。青花大罐作为火葬葬具使用也是大量出土,一部分具有景德镇“至正型”元青花的影子,一部分也形成了云南青花瓷器的独特风格,时代以明代居多,少部分定为元末明初。

通过对玉溪博物馆陶瓷陈列的参观,我们可以明确看到玉溪窑的产量很高,主要集中于明代。大量的日用生活器皿可以满足当地百姓的生活所需。青花瓷器的绘画风格也呈现文化融合的特色,这与明代初期的边疆政策密切相关。朱元璋为了巩固政权的稳定,大量政策性移民至西南边陲,采取军屯、民屯的形式,发展农业经济,拱卫地方的政治稳定,并委任沐氏家族镇守云南,从经济、政治、军事等多方面进行统治。大量内地移民的涌入随之带来的就是文化的渗透,这一点在瓷器文化上也有明显的体现。

华宁窑——清代三彩土地公

玉溪市博物馆博物馆的陶瓷专题陈列确实大大拓展了对云南瓷器生产情况的固有认知。俗话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理论与实践的结合的魅力就在于此。于是云南青花瓷器考察之行第三站——玉溪窑址。玉溪窑瓦窑村窑址就在市郊,对面就是红塔山,我仿佛看见大家相视一笑,摸出了打火机,哈哈。来,点上,继续听我讲。传闻云南青花瓷的制瓷原料,就是从对面取山上选取的。20世纪60年代因基础建设,玉溪古窑址而被发现,后来进行了正式的考古发掘。现在,玉溪古窑址遗址已经被妥善保护起来了。但遗憾的是,我去的那天又赶上闭馆整修,未能参观其残存的龙窑遗迹。运气实在是太差了,也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才能再去看看了。

玉溪古窑址

玉溪古窑址

此次,云南青花瓷的探寻之行虽然有很多遗珠之憾,但也还是有不少的收获。作为云南青花瓷的主要产地之一——玉溪窑,其地理位置与昆明如此接近,这也是其制瓷业较早较快发展起来的重要原因。明代是云南青花瓷器腾飞的时期,不仅体现在大量地运用于丧葬活动之中,窑址还生产了数量众多的生活器皿。可以想象,随着明代大一统局势的逐渐稳定,西南边陲地区也开始迎来了城市发展的高峰,瓷器是日常生活必不可少的用具。大量外地移民的涌入也刺激了云南地方青花瓷器的生产和发展。因此,云南青花瓷器既体现了自身独特的民族属性,也将内地的青花瓷文化有所消融,是明代多民族文化融合的重要见证物。

这一期我们就讲到这里,欢迎大家关注我,也希望大家多给我们品评与指正。别忘了帮我们转发、评论、点赞呦,关注@张瑞水下看世界 我们下一期再见啦!

  1. 冯先铭:《有关青花瓷器起源的几个问题》,《文物》,1980年第4期 ↑
  2. 张浦生著、霍华整理:《青花瓷器鉴定》,北京图书馆出版社,1995年,110-111页。 ↑
  3. 杨静荣:《元代玉溪窑青花鱼藻纹玉壶春瓶》,《文物》,1980年第4期。 ↑
  4. 陈泰敏、王溢:《易门两处青花瓷窑址调查》,《云南文物》,2002年(第56期)。 ↑

#头条创作挑战赛#

发表评论: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网站!
  查看权限
网站分类
最新留言

    Powered By Z-BlogPHP 1.7.2

    Copyright Your syradio.cn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