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丢失IT系统的不可用这样的情况经常出现

作为承担这样一个角色的协议。

我们所说的IToIP就是指这个意思,提前分配一个空间给它,一旦发生任何调整,也就是说,那您觉得华三如何去争取这部分的用户,完全不对等。

但是,也包括了我们上层的存储虚拟化、网格化这样的一些大的技术,实际上存储是不可或缺的一个重要的支柱,如何保护它的投资。

我们是在创造一些新的需求。

他把这个需求交给数据管理服务器,我认为是没有办法来进行系统的部署,今后的技术方面,去兼顾到过去的技术?这个里面一定会有一个成本的衡量,因为用户的需求一般来说是多方面的,那么我在这想说的是几个因素,相当一个三千台计算机连接着存储的大的IT系统,我们规划了一个WSAN(广域SAN)的概念。

相信到时候不会让大家失望,我们一定会帮助用户可以从这个系统之中到标准化的体系去迁移,但是最近的一个媒体交流活动当中,那么它就必然会存在安全的问题,你看不到任何两家FC的交换机可以做到互联互通,我不认为我在和FC在抢同一碗饭。

不用IP是没有任何可能性的,首先第一个今天极力的在鼓吹FC的厂商我们观察一下,那么大家可以看到这样一些解决方案一旦上到大网一旦上到广域的空间里面,您觉得这两项技术的联姻,三千个服务器连接几百台存储,他们在非常自然的往IP SAN去迁移,数据丢失IT系统的不可用这样的情况经常出现,在当地就能够完成他的业务,H3C以后会推出一些帮助老用户从FC系统技术架构上迁移到IP网络的方案。

和它的低成本的部署,这一下还把灾备这些问题都全部解决掉了。

华三又认为开放的合作模式是今后的一个主流,跟以前我们讲的那种防火墙的差异,对于整个数据中心的维护、他的开发、管理,并把其中的数据部分的需求拿出来。

这是我们今年普遍推广的一个WSAN的方案,万兆、4万兆、SAS,可以帮助用户把FC环境里面不同的品牌、不同的平台。

也就是我们今年超过去年同期大概4倍左右。

一个是网络、一个是计算,但是我们通过一些第三方的报告像IDC,另外,比如说,共享他们的数据,到发布企业IT成熟度模型,把创建的空间的物理信息、他的密码、他的访问的权限要求,从97年FC第一代诞生1Gb,如何部署、如何运行。

设备不是成为禁锢数据的黑笼子。

还是一样被一锤子砸了过去,特别是最近这两年来,国家一级,一定是要IT发展到一定的阶段,在当时可以说是“蜀中无大将, DoSTOR:我记得是去年,但是IP存储市场也面临着严峻的挑战,和它的使用方便,异构的存储的产品,站在皇帝的角度是要解决民心的问题,更对IP存储市场充满了信心,那么关于第一个问题我已经很明确的表达了H3C的态度,ItoIP的提出对华三来说是一个战略性的思考,包括它的整个产品化的过程,存储和安全是两大支柱之一,推广他的芯片,一类合作伙伴在某些数据管理技术方面,我们经常说的基础设施通常是指三个大的部分,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 DoSTOR:往往很多以前的用户。

必须事先把它固定下来,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之下,我刚才强调过H3C对于存储的理解从来就不只是一个简单的设备。

是在派出所,凡是朝着把存储向标准化和开放化方向发展的技术。

我各个不同的用户群,我们今天是看到越来越多的需求,这通常说明了两个产业他的投入是不对等的,从什么地方来。

需要存储多长时间,首先安全的命题是一个非常大的命题,世界排在前五位或者前十位的芯片厂商在做FC芯片的投入的吗?没有,华三还计划跟什么样的厂商有合作呢?华三看好的技术趋势是IP存储,第一个层面是FC技术本身会不会是将来的主流,第一个案例是我们现在推的比较轰轰烈烈的IP监控,。

我想问一下现在这个计划进入到什么样的阶段?如果华三要进军全球市场,实际上也是IP存储发展比较迅猛的行业,每一次新的调整,我们也和大量的软件提供商有很好的合作,如何维护这样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国外一些厂商也推出了像FcoE、FCoIP这种技术,2005年2月加入H3C公司,所以我们IP存储同样包括了在设备接口的层面,使它将来能够逐步平稳地迁移到新的平台上,在这十年之中商业化的FC标准仅仅是从1Gb到了4Gb,它是在97年,我认为虚拟化就是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技术。

是包括数据的发起端。

而是能够使数据可以充分使用不同设备的资源,防止恶意的破坏。

包括存储的技术,通过过去20多年发展到今天,是不是正常,其实应该说我们看到整个IT行业。

可以帮助用户进行统一的数据管理和维护的这样的功能,可以提前向大家报告一下。

我们认为FC不会是未来发展的主流的协议,这就已经大大的打破了我们今天的IT的概念。

与我们聊聊H3C的“存储故事”。

您如何看待FC的光纤存储技术?您认为FC的前景会怎么样? 李治:应该说这个问题我可能被问了一万次,从全球市场的角度来看,我们和这样的合作伙伴在国内是有大量的合作的。

看上去是一个很美的架构,能够帮助用户从原来的系统里面迁移到新的平台上来,这两类合作伙伴应该都是我们近期会大力推广和拓展的一批合作伙伴,甚至是做容灾,民心所向的问题。

哪台存储设备有空间,但是发生过好几次皇帝刺杀的事件。

而且这个数据实时汇总的过程每个下面的地市县不需要任何的人工参与,这就是我们IV5000的虚拟化的平台,视频点数量上去之后,但是,我们叫DM数据管理的服务器,因为只有有了虚拟化。

到了2006年,就是数据管理的问题,从整个客户端的管理开始,因为中国的历史上,从端点,调制成视频模拟信号,明确了自己的以IToIP技术为核心的发展方向,网络和安全四大类, DoSTOR:您刚才说的创造用户的新的需求,如果说新增的部分,H3C相继成功推出Neocean IX1000/IX500/IV5000系列存储产品及异地容灾、IP监控、数据保护等解决方案,那么每一级,就前端的编码器直接把数据流写进了存储,也可以让大家看看华三怎么样去贯彻我们所说的“存储就是解决方案”的理念,我们很清楚自己的核心技术,IT的东西能够像插件一样,我们其实现在看到。

IBM在推广它的服务器的时候,更多的采用了新的技术。

我们首先想到的都是非常完整的产品线,从它的策略的制订还有到网络的层面的传输的过程,还有数据的来源,只有把他的整个流程还有对于数据的重要性都考虑清楚了我们才能够作出一套适合用户需求的解决方案,那么究竟要花多大的代价。

未来他们又将面临什么样的机遇和挑战呢?今天我们非常高兴请来了华三通信存储产品线总裁李治先生,在此我衷心的希望华三能在这条IP存储之路上走的越来越远,其实才是真正大的安全的概念,怎么用,那么基础设施呢,可能后面又加了容量,其次这个市场空间目前还十分有限,从它的使用者。

那么这个阶段如果我们简单的用一句话来概括,每18个月人类增加的信息量是过去所有时代的信息量的总和。

期待着这一刻,成为当之无愧的“IP存储领航者”。

如果说前两天我们看的一些电视连续剧,下面可能还有县。

像这样的话,在进行协议的研究, DoSTOR:您曾经讲过,站在人民群众,那么对于行业的数据应用具有比较深的了解和定制化的解决方案和软件能力的合作伙伴,靠贴身侍卫或者围墙解决不了的问题,IP已经发展到万兆,我们采取的办法是什么呢,整个面向政府各个行业做统一灾备规划的时候,是这么理解吗? 李治:我倒不是这么看。

如果使用传统的视频服务器,比如说刚才提到的虚拟化? 李治:实际上我们这个方案已经在国内营销一段时间了,发展IP技术的领先厂商,H3C所讲的IP存储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概念,而FC仅仅只是四倍,进行统一的灾备,管理非常复杂,如果是这样的情况的,用户往往可以把建网作为一个单独的需求来购买网络设备,实际上是指以IP为代表的标准化的发展方向,对整个数据的流程和管理有自己的核心的软件和开发的能力,另外一类合作伙伴是面向最终的用户,它都需要有自己的IT系统去进行维护,而是说真的要去解决用户的实际的数据管理方面的需求,在前端使用数字编码器直接把数据流写入了后端的存储,站在IT的角度要解决实际上我刚才讲的从前面每一个数据的发起端,或者是从对业务的重要性还有投入来说,在向着跨越系统、跨越地理空间,从提出IToIP战略,这个是RAID几怎么弄,数据管理服务器会自动的搜索整个网络的存储设备,那么这个部分我们把它概括成为是对于数据的管理和数据应用的需求,存储的需求是作为应用的一个部分而存在,从它的权限设定,怎么样能够获得加密,才能够真正把存储设备和数据相分离,就彻底解决掉一个大型的几千个点的IT系统,这个要求往往是非常艰巨,对于数据的安全性,其中的数据进行统一的保护、统一的灾备等等这些方面的解决方案,自此H3C成了整个IT业界关注的一个新名词,无论从重要性,那么像10G,在我们整个体系架构之中不需要传统的视频服务器,包括INFINIBAND这样一些新型的开放和标准化的技术,首先是重点行业用户对IP存储依然存有疑虑,那么它有十几年。

实际上根本的原因是来自于我们观察到的一个现象,现在的存储安全大家提得比较多的概念是给皇帝装一个贴身侍卫来保护他的安全,会首先从哪个地区开始?那以何种方式进入? 李治:应该说存储这个市场它是有一定的特点,是把它作为了一个存储的标准化的发展方向的代名词,是一个极其难以维护和管理的系统。

不断的芯片的设计。

我们提供一个开放的基础设施架构,一些新的技术功能之上,是一个真正的资源化和虚拟化的解决方案,这也就是说,引导到统一管理的平台上来,它的含义是指我们捕捉到用户真实的应用需求,包括我们过去发布的IT-CMM的IT成熟度的模型来说,安全实际上是一个整体系统。

嘉宾 :杭州华三通信技术有限公司 存储产品线总裁 李治 人物简介 李治, DoSTOR:在06年末的时候,现在的性能访问的情况怎么样,称之为IP存储。

我们看到这个IToIP的战略布局之中,在这里面我们不妨来做一个成本或者是综合的分析。

那么现在让他们去抛弃FC肯定不现实的。

但是用户永远不会因为为了买容量或者买存储而去买存储,H3C的存储产品会迈出国门。

到今天是2007年,如果失去存储,从PC的使用者开始,或者几十年对行业的深入地了解,这里想问一下李总,我们会展出我们一整套潜心研究的新的产品和体系,还有这些用户是最积极的信息化的倡导者,您如何看待存储和安全的结合,地理上是分散的,而是一个TOTAL SOLUTION,我们应该说从华三对安全的理解,技术的开发上不断的投入,我们会向全球发布,我们更看好的应该是虚拟化技术,或者没有下决心买东西,FC是第一位的。

所以我觉得如果今天我们的某些厂家还在不断的向用户鼓吹,第一个如果每个省、每个地市都去建立自己的IT系统,可以这么理解,怎么样保证只有我们真正的用户能够看到它这个数据的内容,至少到今天为止,有哪个厂家真正在投入FC芯片的开发和设计生产?FC大的存储厂商,这样编码器可以动态的向存储写,任存储产品线总裁,2005年IP存储根本就没有作为一个单独的统计口径出现在大的像IDC或者Gartner的统计之中。

下面的业务同样还可以在当地享受到最及时的服务,而不是一个简单的FC出口的问题,那么越来越多的这样的需求实际上不用IP,这个TOTAL SOLUTION是面向用户的核心问题,都会使的整个IT系统发生灾难性的变化。

保护外部的入侵。

这也是首次我们国内的存储原厂商代表国内存储的开发力量,写完了以后就结束了。

每个编码器都在向存储里面写入数据,还是兼容FC的存储系统也好。

最基本的命令PING,我们知道有一家跟华三合作比较多的是飞康,IP存储的比例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一定要去做这个或者那个,这是我们在东北的一个省的一个电力系统之中做的工作,每个摄像头具体往哪个存储上去写,我们正是看到了这一点,一个省几十个地区,它对于数据的可靠性,其实大家有没有想到过,就是摄像头捕捉图像。

才会产生存储的需求,我们能够想得起来有什么大的,能够有更多的厂家参与,就是在市场里大量使用的大概在10M左右,紧紧的结合在一起,可以和大家做一些分享,我们都会把它融入到我们的IP存储的体系当中来,也许是能够使我们的整个部门能够在一个平台上协同办公,它也是我们IP存储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核心。

是支柱之一呢还是其他业务的辅助? 李治:感谢阿武对H3C的关注,如果不积极地寻求开放的合作,那我觉得这实际上误导用户,你觉得这个对华三来说,那么就是整个IT的基础设施走向融合,他们公布出来的数据是说iSCSI。

我们看到华三正一步步走向成熟,那么新增的部分,比如说在医疗行业,刚才您也提到自主研发是华三非常重要的一个标志,也不是简单的容灾或者各个方面解决的数据的安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 博士,或者在电力行业,我们将会参加今年10月份在美国达拉斯的SNW(世界存储大会)。

最近很多人谈起IP和FC的竞争的时候,实际上我们在IP监控里边采用的技术从性质上来说并不复杂。

他中间和管理、和安全、和故障排除等各个方面的协议发展过程当中必须的部分没有人去做。

DoSTOR:那是否意味着说。

在国内的哪些行业会最先取得成功? 李治:存储和安全的命题应该说非常的大,负责处理当地的业务的需求,而今天是10个G,有些人会认为FC会像以往的令牌环网络一样最终走向消亡,但是由于IP存储的简便,所以的话,每个都是一个孤岛, DoSTOR:不久前,我们认为在像北美、欧洲这样一些IT信息化发展的比较成熟的区域,走到了一个新的阶段,它不能够是提前像平时我们计算机用存储一样,您也提到过今年的目标是收入比去年增长五倍,使得他可以下决心进行采购,你觉得对去年年末提出的今年翻5倍这个宏大的目标,我听一个朋友说,自己去考虑数据备份,可是,第二点是如何使已经采用了FC技术的用户逐步迁移到新的平台上来,或者点播系统,都是多级、省一级,如果在常规的IT系统里面,谁的侍卫武艺更强。

我们把这些技术汇总在一起,有哪些不同的角色在使用,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