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代非遗传承人的“刻版”生活

  (新春见闻)新生代非遗传承人的“刻版”生活

  中新社苏州2月16日电 题:新生代非遗传承人的“刻版”生活

  中新社记者 钟升

  室内飘散着一股墨香。桌上,各式颜料、画刷、木版顺次排开,磨墨声、凿木声此起彼伏。春节来临,在苏州工艺美术职业技术学院的桃花坞木刻年画社内,孙一波等5人组成的桃花坞木刻年画青年传承人团队仍埋首于年画制作中。

新生代非遗传承人的“刻版”生活5人中的“大师兄”孙一波在认真雕刻印制年画用的雕版。 钟升 摄

  苏州桃花坞木刻年画起源于明朝,至今已有350多年的历史,为中国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过去,“苏州人在自家门上贴一幅桃花坞年画才觉得像过年”。然而在时代变迁中,传统的木刻年画渐渐被淡忘,桃花坞木刻年画社创作设计人员一度仅剩3人。

  为拯救濒临灭绝的桃花坞年画技艺,2001年年画社整体并入苏州工艺美术职业技术学院,由学院遴选优秀学生进入年画研修班,帮助传承桃花坞年画技艺。目前,年画社内共有5名“80后”“90后”的新生代传承人。

  “不懂的人觉得刻雕版很枯燥。但如果你沉进去,就会发现古人的一笔一线都非常美。我们复刻古人的版样,就如同跨越时空与他们进行艺术的交流。”手握拳刀,“大师兄”孙一波正“一刀一划”地在雕版上刻画着线条。2002年,首期研修班开班,对传统艺术兴趣浓厚的孙一波成为第一批学员,学成后留在年画社工作。

  年画技艺在苏州凋敝已久,2003年参加工作时,孙一波月工资仅有300元,“租房子和吃饭都不够,还要家里贴钱,压力非常大”。心灰意冷之时,父亲鼓励他:“钱什么时候想赚都可以。趁年轻,要做还是做自己感兴趣的事。”

新生代非遗传承人的“刻版”生活年画社内,五颜六色的年画雕版铺满了桌子。 钟升 摄

  十几年过去了,孙一波的月工资涨到了3000元。期间,他看着学弟学妹们一批批在兴趣的驱使下加入年画社,又一批批在生计的逼迫下离开,首批学员只剩下自己一人。孙一波也曾辞职外出工作过一段时间,但几个月后又回到年画社继续“刻版”的生活,“外面的工资比这里高多了,但天天对着电脑太过枯燥,我还是喜欢动手做年画”。

  1995年出生的王晟航原本在一所大专学习财会。一次偶然到年画社参观,喜欢上这门古老的技艺,并以借读的形式在年画社学习、工作,成为团队中唯一的“外来户”。

  王晟航表示,自己很享受现在的生活。平日,大家专心致志地雕版、印画,空闲下来,就琢磨古画、练习书法、研习篆刻。工作晚了,众人会架起火锅,喝着小酒探讨前人的绘画技法,颇有些古代文人的风骨。“之前有部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其实我们在苏州印年画,境界也不比那儿差”。

  随着人们对传统文化重燃热情,年画社在新年前夕也愈发忙碌。去年,一家文化公司订购了5000对门神。5人加班加点忙了一个多月,吃住都在工作室内。今年也有不少订单纷至沓来。

  “桃花坞年画回到过去那种家家贴门上已经不太可能了。我们正努力把年画做成艺术品。”虽然物质上依然窘迫,但孙一波相信“日子肯定会越来越好的,把手头的东西练好,有拿得出手的技术,年画工匠的生活肯定会变好”。

  在大家的努力下,桃花坞年画渐渐走出奄奄一息的境地。去年,一家游戏公司为了给游戏增加一些中国元素,委托团队花3个月时间印制了一张年画。孙一波打开这款颇受年轻人追捧的游戏,一幅精致的年画跃入眼帘,古朴的线条勾勒出古琴、仙鹤、劲松、仕女等传统中国文化符号,画的右上角印着四个大字——唯我国风。(完)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