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媒:张朝林案嫌犯承认抢劫动机 称“中国人=钱”

法媒:张朝林案嫌犯承认抢劫动机 称“中国人=钱”

   张朝林的遇害引起旅法华侨华人极大愤怒以及对法国治安的担忧,于去年8月14日、21日在该市游行示威,要求政府加大力度改善治安,尽快破案并严惩凶手。(法国《欧洲时报》/黄冠杰 摄)

   据法国《欧洲时报》编译报道,旅法华人裁缝张朝林在巴黎郊区遇害一年后,法国媒体从获取到的有关案情信息中,重新还原事件经过,并对三名被告的诸多信息进行首次公开披露。

   去年8月7日晚,住在欧拜赫维利埃市四路街区的张朝林在与同伴回家路上,被3人抢劫殴打,张朝林被打成重伤,5日后不治身亡。

   张朝林的去世引起旅法华侨华人极大愤怒,对法国治安的极大担忧。

   华侨华人于随后的8月14日、21日在该市游行示威,要求政府加大力度改善治安,尽快破案,严惩凶手。

  嫌犯自制“凶手”说唱录影

   要等到抢劫发生两个星期后,调查才开始有所进展。

   据《解放报》(Libération)报道,8月25日,当时还没有任何嫌疑人被捕,一个匿名消息向警方调查人员透露,住在与欧拜赫维利埃市相邻的一个敏感街区的一名男子在张朝林去世后自称杀人凶手。他还自诩自己就是抢劫实施人。

   警方通过对该名男子的脸书(Facebook)账户进行调查后查明其身份:M. 19岁,去年1月曾因暴力抢劫在警方留有案底。根据所获得的信息,《解放报》给出该名男子的大致信息:无业的他住在母亲家里。他从事拳击运动。由于健康问题和一些法律纠纷,曾是军人的他不得不离开第二骑兵团(2e regiment de dragon)。案件发生那段时期,他在职介中心登记求职。

   他还以“杀人凶手Dims”为艺名录制了多个片段的说唱音乐(RAP),而2016年7月他在Youtube视频网站上发布的一段说唱视频中就出现“暴力抢劫”、拘留等字眼,人们可以预感到他距离步入歧途已为时不远。

   与此同时,视频监控系统提供了另外一些信息。

   8月底,调查人员发现抢劫事件当晚三名抢劫嫌疑人正在逃跑的画面。而且,4天过后,三名嫌疑人骑着小摩托回到事发地点。调查人员通过监控录像还看到,在学校路拐角处,未遮面的他们试图用锤子打碎摄像头。

   基于这些线索。调查人员得以确认另外两名抢劫嫌疑人的身份:S.,一名17岁的高中生和Y.,一名15岁的初中生。

   29日清晨,圣德尼省警察支援行动队(GSO 93)和欧拜赫维利埃市警察局的警察共同行动,分别在三名嫌疑人的父母住处对他们进行抓捕。

   根据《解放报》查阅过的案件笔录透露,在被拘留期间,M.和S.一开始保持沉默。年龄稍大的M.否认认识另外两个抢劫嫌疑人,而且说自己与案件没牵连。

   三人当中只有年龄最小且还是初中生的Y.在拘留刚开始就表示愿意招供。他就涉案为自己开脱罪责:“在学校路,我们看到两个华人。我们还注意到其中一个人有一个挎包。我们在未经商量的情况下就即刻决定抢这个挎包。我们尾随这两个华人。M.上前将其中一个人踹倒在地。我呢,负责望风;S.就抢了另外那个人的挎包。”

   紧接着对三名嫌疑人的审讯最终暴露了事件的详细过程。这三名嫌疑人是在居住的欧拜赫维利埃市的Lénine敏感街区相识。据M.讲,他们并不经常互相来往。可是,在脸书上看到这三人在一起的自拍照。

   8月7日是个星期天,M.、S. 和Y.在千禧(Le Millénaire)商业中心度过了一整天。在离开的时候,他们在脑袋里有想偷一个电话的想法。时间介于18h34到18h40之间,他们在学校街远远看到两个亚裔:张朝林和任先生。他们先是跟踪这两人然后没说一个字就开始实施抢劫。在第二次审讯时,S.和Y.表现“健谈”,都说是M.在张朝林的胸部猛踹一脚。

   在M.方,M.反驳这个说法并且否认自己是抢劫案的主谋:“起初,我要负责望风。我们看到两个华裔经过,就一起尾随他们。我抓住其中一个人的衣领并跟他说‘你别动’。然后,我把他放开,他过来要打我,我用双手将他推开。他跌倒在地,并且头部直接撞到地面。”在承认曾用脚踹被害人之前,M.又说一个新版本口供。

   他还遗憾地表示:“这件事情本不应该落此结果,我们只是想抢东西。”

   有一件事情可以确定:那天,张朝林仰面倒地,头部撞到一处矮墙。S.和Y.抢了另外一个人的挎包。其中一人还击打对方面部。然后三名劫匪拿着抢来的挎包就逃跑了。

  抢来的挎包里只有香烟、眼镜和糖

   从Lénine敏感街区跑回后,三人将抢来的挎包里的东西倒在地上发现包内的东西少得可怜:有烟、眼镜、外接电源和糖。

   因为没找到钱,三名劫匪就决定将包扔到了垃圾箱。

   在这期间,开始还有知觉的张朝林被送往了医院,五天后离世。根据《解放报》查阅的验尸报告显示,张朝林因左脑颅骨骨折并发颅内出血造成头部严重创伤。另外,还发现张朝林喉部有裂痕出血,很有可能是源于胸部受到重击的结果。

   以这些信息为基础,博比尼法院于去年11月17日组织了一次三名劫匪的当庭对质。他们三人皆因“暴力抢劫致受害人死亡”受到起诉。法官让他们面对他们对事件不同版本的叙述。

   三人首先推翻先前供述,并试图减轻罪责:M. 可能没有用脚踹,只是“用两只手去推”。Y.对法官解释称, 被拘押时,他“胡说八道”:“M.没有用脚踢,中国人让他有点害怕,他只是用手推了他。”S.也反悔其供词,并保证说自己没太明白警察的问话:“我看见他用两只手推他(受害人),受害人害怕,就摔倒了,就是这样。”但是, 在听证几近结束时,M. 自己主动承认:“我承认踹了一脚,未想到造成这样后果,我只是用脚踢以避免挨打。”

   然而,主要证人任先生的证词与S.和Y.最初的供述在这一点上是一致的:M. 一上来就殴打张朝林,以至于张朝林没来得及做出反抗。

法媒:张朝林案嫌犯承认抢劫动机 称“中国人=钱”

张朝林之子捧着父亲遗像与华人同胞一起上街请愿。(法国《欧洲时报》/黄冠杰 摄)

   承认抢劫动机:“中国人=钱”

   另外一点也很快引起调查人员的注意:抢劫的动机。在被拘留期间,S.就供述了抢劫的动机:“亚裔有更多的钱。我们经常听人说中国人有很多钱。”同样,M.和Y.也向警察承认“中国人=钱”的印象刺激他们实施这次抢劫。

   总之,M.的多次犯案似乎证明了亚裔已成为不法分子的首要目标。

   在2015年12月到2016年1月间,M.涉23宗在学校路街区对亚裔犯下的团伙暴力抢劫案。他向调查人员解释称,在这23宗案件中有15宗已被免予起诉。在这阶段,他只因在抢劫手段与张朝林案件完全一样的另一宗案件而被判罪一次:在同样街区,袭击人先是尾随亚裔受害人,然后对他们进行殴打,进而抢走他们的手提包。在调查报告中可以看到,这个抢劫团伙“通常对受害人进行极为野蛮的暴力殴打,让受害人无力还击”。

   同样,2016年,S.因暴力抢劫两次被指控,在司法监控下等待起诉。Y.同样也有前科,并处于“在受监视下的半自由”状态(旨在监视未成年人行为)。

  “情节严重的种族主义犯罪”

   此前,负责该案件调查的法官在案件开庭之前就决定要考虑种族主义情节严重这一点。在预审过程中就这么早定性还不多见。因为亚裔在这些案件中,很难获得法律上的支持,受害人家属律师Vincent Fillola表示,“这是司空见惯的种族主义。多个因素可以让这个案子定性。首先,他们的供词:他们并不是随便选择抢劫目标。再有,他们所犯前科:三人中的两人自由受监控,另外一人也曾多次针对亚裔实施暴力。”

   在采访过程中,M.的律师欧讷格(Philippe Henry Honegger)反对“情节严重的种族主义犯罪”这一指控:“这是误导,法律已有明文规定。在作案动机仅仅是考虑这些人有钱时,与种族无关。这跟他们是否是中国人,没有任何联系。”

   去年9月的一宗类似案件中,法院采用了反亚洲人种族主义情节严重这一点。三名男子在博比尼(Bobigny)打劫刚走出餐馆的一家华人。在欧拜赫维利埃市这起案件中我们找到两个元素可以为他们的犯罪行为定性:这三名男子针对亚裔多次实施暴力抢劫,而且,通过监控录像可以确定这三名施暴者根据外貌体征蓄意选择受害人作为目标。《解放报》查阅的庭审资料明确指出,“三名嫌疑人律师并未就犯罪情节严重进行抗辩”。年底前将对M.、S.和Y.展开新一次庭审,届时情况很可能会有所不同。在上次庭审质询过程中,当法官向三名嫌疑人阐述种族主义情节严重时,他们都否认种族主义。一方面,欧讷格律师自称已经准备好“为此立场作辩护”。另一方面,原告一方认为施暴行为带有种族主义色彩是毫无疑问的。Y.将面临最高15年监禁,S.30年,而M. 可能被判无期徒刑。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