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饮人:对不起,我要回老家创业了!大城市太难!

北京这场大火,将很多人驱逐回老家。而在这个餐饮寒季,也有不少创业者要回老家,他们知道大城市的灯火再璀璨,也终究不属于自己。

餐饮人:对不起,我要回老家创业了!大城市太难!

01

我这样渺小,还是逃离北上广

2013年,汕头人阿亮一心想把学会的煎烙手艺带到300公里外的淘金圣地——深圳。在他看来,这里不仅是成功人士的圣地,而且也是令人觊觎的天堂,早年从老家出来的几个兄弟在华强北卖手机赚了不少钱,他总是觉得自己来晚了。

直奔华强北人流量较大的地段找铺头,高达数万元的租金一把打醒了阿亮的淘金梦。

几经徘徊,阿亮将距离稍远的小店作为了梦开始的地方。含着转让费、简单装修、设备、材料、人员配备、员工宿舍租用等,30多万的前期投入已是他和妻子的全部积蓄。

可惜奔波后迎来的并非美好,一张煎烙饼有黄瓜、薯粉、烧肉粒十几种原材料,光成本都不只3元,开价10元根本就卖不动,打折打到5元才有人来。就这样首月持平,后面连续亏损,半年下来,流动资金全靠家人和银行借款度过。

终于亏到底裤都快掉了,他不得不忍痛止血,并在朋友的劝说下转变创业思路。既然深圳普遍租金比较高,能不能去别的城市呢?既然做原创这么困难,是不是考虑加盟呢?

餐饮人:对不起,我要回老家创业了!大城市太难!

▲深圳华强北住着很多创业者的梦想

于是他开启一线城市的第二站,广州。当然他不敢到繁华的天河商区,而是到了这几年才新开发的白云同和一带。

这次他也不做煎烙,而是选择直接加盟国内名气较大的的麻辣烫品牌。在参观过品牌总部、了解经营理念、考察店面后,他再次鼓起勇气进行餐饮二次创业。

这次加盟,阿亮是三个股东中最小份额的那个,也是唯一一个参与管理的人。一开业生意确实不错,他一人忙不来,于是把老家的妻子叫过来帮忙。

谁知道,没过多久人流很明显就少了,妻子不但显得没用,还增加了开销,更惨的是无法照顾老家两个小孩。妻子开始埋怨起来。

阿亮也纳闷,“自己已经那么努力了,为什么日子还是不能好起来?”直至让他完全崩溃的是,在距离不到200米的地方开了一家和自己同品牌的加盟店,人家的店面还在主干道街道拐角处。

找到品牌方,也理论不过一纸合同,合同上白纸黑字,“不允许在100米内另设加盟店”,也就是大于100米是没问题的。

这一次的打击,真让他喘不过气了。生意不好,妻子埋怨,竞争对手更强……死结!挨过一年,他知道这个结打不开了,逃离一线城市,回家吧,这是他最后的选择。

02

四五线城市,也能装下我的梦想

相比于阿亮的铩羽而归,82年出生的李野则幸运很多。

李野在长春、沈阳等大城市打拼10多年后,最终选择了回老家通化创业。

创业前八年,他做过石锅鱼、小油饼,这两年又重新摸索新的模式,主营馅饼,兼卖融合菜,店名叫“东北小馆”,开在通化市最繁荣的胜利路。

令他多少的有点意外的是,这样一家不到300平米的小店收入还挺可观:午市人均50元,晚市60元,一天下来营业额有1万,月营收也有30多万元。

李野每个月都会进行成本核算:13个员工薪水约4万,铺头租金9000元,水电煤气约1万。除去采购原材料以外,他每月固定开销6万。相较于30万的月营收,盈利也是相当可观。每次看完账本,李野对自己经营的小店十分满意。

餐饮人:对不起,我要回老家创业了!大城市太难!

▲李野在通化开的主营馅饼的餐厅月入30万

虽然不在大城市,但李野同样野心勃勃,对城市、业态、品类的选择都经过慎重考虑。

做街边店,是他判断过路段人流,思考过租金成本,计划过签约时长,做过装修和设备等方面的成本考量。

其实他也考虑进驻商场,比如当地最知名的欧亚、中东商场,只是自己品牌尚未形成,并且进商场更难,前期投入最少100万,租金还要一年一交。这对他来说压力实在太大,况且如果周一到周四人流量起不来,风险会很高。

至于锁定馅饼,李野也是认真的。经过前面八年的创业经验,以及对一二线城市的了解,他看好主食市场,就像同样在东三省起家并做得风生水起的喜家德,就是从饺子入手。

而“小吃主食化”这样的理念,通过网络也很快能传达到爱学习的创业者头脑里,这种休闲的用餐形式没有明显的时间限定,能够避免像传统酒楼午市寥寥无几的烦恼。

回老家创业的优势,李野心里很清楚,即便知道有那么一些缺陷,他依然认为这是自己当下最好的选择。

老家流动人口少 ,做的东西必须好吃,否则绝对没有回头客,那就督促自己不能有一天放松,一定要把东西做好;

老家竞争意识没那么强烈 ,也很少有同行坐下来一起探讨的机会,那就多借助互联网,通过好的餐饮交流平台不断学习;

老家创业没有很强的品牌意识 ,不懂各种营销手段,那就好好钻研产品,不断试错,毕竟试错成本也不高,允许你多几次失败;

老家消费人群收入没有那么高 ,但是年轻人愿意花钱,压力不像外边的那么大,而且只要做得好吃,他们时不时会组织一帮人过来吃。

李野说,如果有一天自己的生意越来越好,也会考虑到东三省的发达城市发展,但只有时机成熟才有可能做这样的事,不会贸然过去,免得几百万打水漂。

在他心目中,东三省的餐饮人都很厉害,喜家德、杨国福、张亮麻辣烫、辣庄,还有很多小县级隐形发财的餐企,都擅长“以农村包围城市”,说不定哪一天他的馅饼也能从通化走出去,走到那些自己曾经奋斗过的大城市。他心里保存着美好的希望,但也脚踏实地做好当下的活儿。

03

创业者的新沃土,没有那么多诱惑

对于很多餐饮人来说,大城市的光鲜亮丽并不属于自己,到小城市反而能开启梦想。

资本市场的反馈来看,他们早已深谙此道。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王岑就在红餐网论坛上不仅一次强调:

“三四线城市非常适合创业” 。

他认为三四线城市目前已经开始逐步形成创业者的沃土,创业成本低,并且没有像一二线城市的创业者那样面临很多的诱惑。

除此,移动互联网时代也更容易让专注于产品的创业者被关注,媒体会积极报道,消费者也会通过网络进行病毒式传播。

这位资深投资人还提醒那些害怕被资本遗忘的创业者:资本已经变得越来越聪明,只要是好的产品,他们一定能找到。

餐饮人:对不起,我要回老家创业了!大城市太难!

▲喜茶发源于三线城市江门(图片源自食妞)

以网红消费品牌“喜茶”为例,如今在一线城市的现象级品牌,实际上并不是诞生在大城市,而是在广东的三线城市江门。Neo聂云宸在江门憋了几年打磨产品,而后借助移动互联网的传播,很快就被传开来。

04

小镇青年泛娱乐,比一线城市丰富

最近企鹅智酷(ID:BizNext)发布了一份《2017小镇青年泛娱乐白皮书》,我们可以从中窥见,在庞大的三线及以下城镇,年轻人的娱乐方式极其丰富。

餐饮人:对不起,我要回老家创业了!大城市太难!

▲在网络影视、游戏、音乐、动漫和直播领域,小镇青年的付费转化率都高于全体手机网民平均水平;其中 游戏、音乐和动漫最为突出。在游戏、动漫和直播领域,小镇青年甚至高于一二线城市年轻人。

这意味着,三到六线城镇的年轻人,已经成为泛娱乐市场不容忽视的力量。他们时间更多,付费意愿也不差,在游戏、直播等领域甚至遥遥领先,在用户数量、付费比例上都比一二线城市的年轻人市场更显优势。

小镇青年泛娱乐的逆袭,是否对餐饮人有着一定的启示?

05

麦当劳新导向,你是否受启发?

春江水暖鸭先知,国际快餐类巨头麦当劳在三四线城市可谓布局深远。

自今年8月麦当劳在中国市场和三大地产商签订战略联盟后,麦当劳中国明确提出了到2022年要增加2000家餐厅的目的。细分来看,麦当劳每年至少要开350~500家,也就是说平均每21小时就将开出一家。

那这些店面主要开到哪里呢?他们已经布局好三四五线城市的计划,并且强调三线城市的假日消费爆发力很强,希望将来能够重点做好家庭氛围的营造,使用户获得更好的用餐体验。

餐饮人:对不起,我要回老家创业了!大城市太难!

▲麦当劳正在往三四五线城市发力

麦当劳的战略,对中国餐饮具有明显导向,在激烈的一线城市战争中,为几乎没有空白的市场投入重金已不再是创业首选,我们是否能从中找到启发呢?

如果你有一颗创造品牌的心,以农村包围城市的打法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就好比洋快餐另一个巨头德克士。虽然因为早年被麦肯挤压到三线城市,不得不在小地方发力,但如今看来,反而让它率先进入三线城市消费者的视野,获得了广泛的群众基础。

退一步海阔天空,三四五线是餐饮人新的沃土,或许这些城市不仅能满足你的小幸福,还能承载你的大梦想。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